玛丽亚:改变并非一朝一夕 每人贡献一小时就能改变

整理/黄翠妮、雷秋明
(编按:本文仅摘录部分访问,并以英文进行。若读者想观看访问原版本请点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bovO1scMMg

Bersih Live-18

玛丽亚陈(Maria Chin)用了20年的时间致力推动社会改革,仍不言休,但很多人却期待用34个小时来推倒一个老树盘根的政权。

接获玛丽亚陈因号召Bersih4而被警方援引《和平集会法》提控消息的当天,正逢《自己节目自己问》节目开播第一集,我们有幸地邀请了玛丽亚担任节目嘉宾,接受公众的提问。

净选盟4.0结束后,整个社会仍然被不安的氛围围绕。受到26亿丑闻缠身的纳吉没有下台、许多陆续社运份子遭到恶法对付,人们不禁要问,净选盟的目标是否达成?净选盟的下一步是什么?

对于公众的提问,玛丽亚表示改革并非一朝一夕的事,因为我们对抗的是整个制度。

她说:“如果改变一夕之间发生,我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这是一场漫长的斗争。我们的诉求不能只透过街头露宿34小时就能达成。”

“我们对抗的是一个手握大权的制度,一个极力保住自己的权力的(政权),我不认为改革是一朝一夕的事,不过如果政府在下届大选或下下届大选仍然无法达成我们的诉求,我们将重新回到街头,这是我们必须要经历的斗争过程。”

玛丽亚表示净选盟将持续组织支持者,虽然这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他们所筹得的260万令吉也会随着到团队到各地进行组织工作而慢慢耗尽,但他们不会放弃。

“我们仍抱着希望,我们希望马来西亚人也一样不放弃,我们希望可以(为社会)建立更多理想来面对来届的大选。”

她强调,34小时的集会还不足以达成真正的改变。真正的改变是需要付出20、30甚至是50个小时的时间,到全国各地进行组织工作,才能确保讯息可以传递出去。
11953073_948778098534031_3256127507917959213_n净选盟集会5.0

当提到净选盟的下一步,自然会让人联想到号召净选盟5.0集会的可能性。

针对此提问,玛丽亚的认为集会已经成为马来西亚人生活的一部分,每一个人都有权利决定是否要举办集会,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贡献。但她强调,要让社会改变我们不能只依赖集会,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们要做的事情远远超过34小时的街头行动。

“马来西亚有2千8百万人口,每个人给我们一个小时,我们就能够改变。”

自学生时期参与运动
20
年致力推动妇女平权

Bersih Live-9除了有关净选盟的疑问,大家对于玛丽亚的心路历程也相当感兴趣。

玛丽亚分享说,她从1974年在伦敦求学时开始投入学生运动。当时正逢513事件过后,国家推出新经济政策,国家正处在转型的时期。

新经济政策并没有解决社会贫穷的问题,让学生看到了国家政策的缺失。由于当时的学生常针对国家政策提出,这个过程改变了她对马来西亚的看法。在求学期间她参与了两个组织分别是Federation of UK and Eire Malaysian and Singaporean Student Organisations以及DAKWAH Movement。

“在英国的特别的氛围下,我们能够自由地表达和辩论国家的议题。于是,我便带着这种政治意识回到马来西亚。”

她用了20年的时间致力推动女性平权运动,但显然政府至今仍然令她们非常失望,政府忽视女性政治参与的权利,目前在国会只有10%的女性议员。

至于玛丽亚如何从女性运动走向领导净选盟,玛丽亚表示2008年的政治海啸是她的转捩点。

玛丽亚表示她从没有想过人民可以用手中的一票否决国阵在国会三分之二的优势。后来她与其他的战友包括黄进发认为他们应该推动选举改革,因此就与安美嘉一起扛起净选盟2.0的担子,也因此改变了马来西亚政治与公民运动的版图。

她透露净选盟2.0将在11月举办选举,当询及连任的意愿时,她表示若中选,她愿意继续担任净选盟2.0主席一职。

当询及是否有退休的打算时,玛丽亚说:“同事们都说我不会退休,这个说法没有错,不管是否继任净选盟主席,对于我来说,继续改变马来西亚是一件非常热血的事,我想我不会退休。”

虽然如此,她说:“我希望年轻人很快地能够接下这担子。”

Bersih Live-45

《自己的问题自己问》节目希望透过“人人皆可发问”的形式,促进公民社会的互动,提升公民参与。每期的节目将邀请政治公民社会和政治改革议题相关人士担任被提问嘉宾,接受公众的提问和质询。此节目由BERSIH4LIVE团队制作,BERSIH4LIVE于净选盟集会4.0进行两天直播,共创下30万点击人次,隆雪华青是团队其中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