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tries by Heng Hyi

马大华文学会遭冻结1学期22团体联署促校方解冻

  针对日前马大华文学会遭校方冻结长达一个学期,我们表示失望与遗憾,并要求马大校方马上解除冻结令以及与学生组织共同检讨与制定活动申办程序。 马大华文学会所举办的活动并非内容意识不良或为非作歹,反而都是内容正面,宣扬文化和参与社会回馈。被指未经批准的活动之一摇篮手迎新活动乃提倡创作之风;之二全中华乃提高中学华文学会之素质。马大校方是基于学会行政失误和活动未获批准为由冻结马大华文学会的运作,因此,我们认为校方的处分过于严重。 马大华文学会算是马大校园内相当活跃的学生组织,一整年充满着大大小小的活动。学会每周的例常活动如华文班、相声班、书法篆刻班等,特别活动则有大专辩论会和中学生生活营等等。马大校方冻结华文学会不仅使得会务停顿,也剥夺了会员参与活动的权利。 此外,我们认为大学生不应该只是大学里来去匆匆的过客,而是与大学单位共同建社的主体。我们认为,校方应该下放权力,以实践“校园民主”和“学生自治”的办校理念。 学生本身不应该自我矮化,应该把自身当做是校园内的主体之一,必须积极共同治理校园。学生事务应当由学生自我管理与经营,因为只有让学生对本身的权益与未来做出决定,才能确保学生的权益。 很可惜的是,我国独立60年,至今的大学程序与条规都是由大学的学生事务处单方面制定与裁定。大专法令赋予学生事务处过于强大的权力,以致漠视了学生的声音。 因此,我们认为校方应与学生组织应该共同检讨、简化与制定活动申办程序。 自马大华文学会推动撤除冻结令网路签名运动以来,短短数日内已达1万人之响应。可见,社会大众皆盼望此事件得以圆满解决。最后,我们再次要求马大校方马上解除冻结令以及与学生组织共同检讨与制定活动申办程序。 1.马来西亚中华大会堂总会青年团(华总青) 2.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青年团(隆雪华青) 3.森美兰中华大会堂青年团(森华青) 4.马六甲中华大会堂青年团(甲华堂青) 5.彭享华人社团联合会青年团(彭华青) 6.吉打州华人大会堂青年团(吉堂青) 7.登嘉楼中华大会堂(登华青) 8.新纪元大学学院校友会 9.雪隆理华同学会 10.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马佛青) 11. 雪兰莪暨吉隆坡福建会馆青年团(雪隆福青) 12.新纪元大学学院前进阵线 13.赵明福民主基金会 14.雪隆林氏宗祠会青年团(雪隆林氏青) 15.动力青年协会 16.势代青年 17.雪隆李氏宗亲会青年团(雪隆李氏青) 18.雪隆惠州会馆青年团(雪隆惠州青) 19.雪隆兴安会馆青年团(雪隆兴安青) 20.隆雪陈氏书院宗亲会青年团 21.槟州华人大会堂青年团(槟华青) 22.马来西亚荥阳联合总会青年团

【活动】十年了,反对党跑了多远?

各界引颈期盼大选的到来,为上下胶困的政局寻求出路。《当今大马》联合隆雪华堂青年团举办讲座“十年了,反对党跑了多远?”,探讨时局发展,并广邀公众参与,共同寻思社会未来的前景。 本次讲座主要检讨在野党这十年来的改革实践,以及执政州属的经验,探析改革进程的困境与希望。 主办单位希望从政者与学者分享识见与专业知识,并广邀公众出席讨论,集思广益,探讨今后民主之进程。 讲座详情如下: 题目:十年了,反对党跑了多远? 日期:2017年7月26日(星期三) 时间:晚上7时30分入场;8时正开始 地点:隆雪华堂讲堂 讲者:蔡添强(公正党副主席)、潘永强(时评人)、刘镇东(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 主持人:苏颖欣(《当今大马》助理编辑) 任何疑问请联络隆雪华堂秘书处 王小姐 03-22746645

隆雪华青6月10日常年团员大会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青年团(隆雪华青)2017年团员大会定于2017年6月10日(六),下午2时在隆雪华堂楼上讲堂举行。 为提倡环保,减少纸张印刷,本团理事会决定从今年起的团员大会落实使用电子报告,电邮电子报告予全体团员。除此,团员可在隆雪华青网站http://youth.klscah.org.my/ 下载报告书。 届时大会将准备简单的午餐招待所有的团员。午餐将会在下午1时正开始,欢迎所有的会员团体出席享用并一同交流。 如有任何疑问,请致电隆雪华堂秘书处王小姐询问03-2274 6645。 隆雪华青倡导团队精神,希望每个团员都能积极参与,贡献所长,继续为华社作出贡献!敬请全体团员于当天携带常年报告书,并准时出席会议。   谢谢。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青年团第14届团长 李伟康  敬启   点击下载:2017年团员大会常年报告

【文告】隆雪华青吁人民继续民主抗争,施压警方释放玛丽亚陈

  净选盟5.0大集会前夕,政府试图制造白色恐怖,恐吓民间,并逮捕净选盟、在野党与学生领袖。值得庆幸,当天人民依然捍卫集会自由的权利,上街表达心声和诉求。隆雪华青深感欣慰,并祝我国人民再接再厉,继续民主抗争,同时施压警方即刻释放还在扣留中的领袖并停止滥用法令对付被扣者。 净选盟5.0大集会当天,警方严森封锁吉隆坡市区,意图阻扰民众聚集在集会地点。净选盟2.0即时宣布转移集合阵地,参加集会的群众非常有秩序地前往,展现高度的自发性,完全体现出我国人民的高度自动自发,彼此默契互助,不屈不挠的马来西亚人精神。隆雪华青团长李伟康指出,上街的群众渐渐成熟,无需仰赖政治、社运明星,能够自主,为了实现诉求而现身与现声。 隆雪华青谴责警方使用恶法对付玛丽亚陈、阿鲁仄万、曼迪星、阿尼斯等人,并将上述人等逮捕,集会结束后竟然秋后算帐对付政治领袖,此举不但严重违反国家宪法对人身自由保障的各个条文。侵犯了世界人权宣言第9条文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以及第19条文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 国家安全罪行法令赋予首相绝对的权力,如今被滥用来对付异议分子,前者为了维护政权,不惜凌驾全民利益,剥夺人民基本权利。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并非危险人物,也未对国家产生任何威胁,警方却援引国安法进行提告、扣留,罔顾我国司法正义与公正,践踏国家民主。 隆雪华青呼吁警方赶快释放玛丽亚陈并且撤除对其的控诉,以还我国一个公平、民主与自由的社会。 隆雪華堂青年团团长 李伟康  敬啟

【联署文告】坚持上街是最直接的公民抗命,呼吁青年踊跃参与Bersih5.0

我们隆雪華青、雪隆李氏青、雪隆福建青、雪隆南安青、雪隆广東青、雪隆海南青、万挠广东青、雪隆社区关怀协会、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呼吁民众全力支持并出席于11月19日的BERSIH 5.0集会,以最直接的方式要求政府回应人民的要求,即刻落实各项选举与社会改革。 此刻我国正处于百物腾涨、马币贬值与经济衰退的逆境之中,普罗百姓与弱势群体面临裙带政治的叫嚣与资本主义的压迫,早已苦不堪言。 此外,一马公司弊案已然成为世纪大丑闻,而沙巴水门案涉及款项之巨亦让人咋舌。国家既有机制却无法及时展开有效的调查、问责与执法,三权分立宛如虚设,突显了民意渐失、诚信破产的纳吉政权。 政治大海啸虽无法实现政党轮替,替代阵线亦已分裂互辄,所幸公民社会依然清醒,借以净选盟运动与威权体系展开长久的拉锯战。 2001年BERSIH1.0集会成功推起一场“政治大海啸”,到了BERSIH 2.0 政党的角色渐退仅扮演支援的角色,改由民间社会活跃分子主导,随之发动了709净选盟大集会。警方虽以高压手段制止集会,却激发了社会不满情绪,以致集会人数屡创新高。从Bersih 1.0到 Bersih 4.0,我们见证了从千人至十万人的集会;人民打破恐惧,摆脱政治冷感,走上街头争取权益的现象。连续几次的净选盟大集会虽无法社会改革、民主跃进,但对腐败的政权带来巨大冲击,摇晃着贪腐的巨兽。 今年Bersih 5.0以走入社区播种的策略为集会造势。从10月开始在全国各地以传民主火炬的方式传达改革的讯息,让郊区的市民都能够理解净选盟的诉求,也进行直接的对话,或小额捐款让公民团体能够有足够的资源来应付各种挑战。 我们认为,坚持上街是不认命的抵抗,也是人民基本权利,亦是最好且最有效的发声管道;在体制失能的状态下,上街是仅有的选择;直接用身体和声音表达我们的不满、捍卫人民的利益。抗争的果实并不会自然开花结果,而是面对滥权政治的围堵,人民坚定不退,会让独裁巨兽花更高成本与代价来消除这股反对的声音。 人民求变的呼声已经对纳吉政权带来威胁,由下而上的集体力量将会迫使政府务必回应人民的诉求。因此,我们青年团呼吁人民积极加入净选盟吉隆坡第5次大集会 ,以公民抗议的方式改变国家体制,实现各族群平等、民主与开放的社会。 联署团体: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大会堂青年团 雪隆李氏宗亲会青年团 雪隆福建会馆青年团 雪隆南安会馆青年团 雪隆广东会馆青年团 雪隆海南会馆青年团 万挠广东会馆青年团 雪隆社区关怀协会 向日葵选举教育运动

【座谈会】被遗弃的民族?砂拉越孩子怎么没有大马卡?

来自峇南的伊班族、本南族,无论是男女老少,都是申请多年都不获身份证。绝大部分的他们都获有报生纸,但却在申请大马卡时屡次碰灰!每次翻山越岭的到美里注册局申请,都遭官员驱赶,有者多达10次来回都仍持著临时大马卡,且因逾期而还被罚款80令吉。 没身份证如何登记为选民?无法登记又如何投票?无法投票又如何能为未来做选择? Orang Penan, Iban yang tinggal di kawasan pedalaman walaupun ada surat beranak tapi gagal mendapat MyKad. Mengapakah mereka ditindas sedemikian?? Ada yang perlu ulang-alik beberapa kali tetapi masih gagal, disuruh pulang oleh pegawai terbabit. Adakah mereka bukan anak Malaysia?? 本星期三(10月19日)晚上8点,在雪华堂有一场Sarawak Anak No IC的讲座会,长期义务协助本南族处理大马卡问题的峇南社运分子姆江(Mujan)将与大家分享个中情况。 欢迎大家抽时间前来支持与了解! ———————————- FORUM: WARGA YANG TERBIAR? ISU ANAK SARAWAK YANG […]

时事座谈:选区划分,谁得益?

    日前马来西亚选举委员会公布重新选区划分后,尽管选委会表示没有偏袒任何政党,却也引起朝野政党的不满于批评。不公平的选区划分,选民投下的选票无法体现民主里的票票等值,究竟选区划分是否与下届选举选举有关?最新的选区划分究竟谁会得益?   日期:10月5日 时间:晚上8-10pm 地点:隆雪华堂诚毅厅(讲堂)   主讲人: 1.刘华才 – 民政党全国副主席 2.王建民 – 民主行动党大选策略主任 3.黄进发 – 槟城研究院政治与社会分析部主任      

【文告】隆雪华青声援金山花园谴责警方无理逮捕

隆雪华青对于警察於前日8月9日上午在蕉赖金山花园后山阻挡国能工程而无理逮捕5名居民,感到遗憾,认为此举无疑已侵犯基本人权,促请警方保持中立与专业,勿利用逮捕来肆意践踏普通市民公民权利。 隆雪华青呼请警方勿成为国能的打手,警察的责任是打击抢劫、攫夺、绑架、凶杀等罪案,不该滥用权力对付手无寸铁的居民,不该协助财团或依照其意愿行事,或用逮捕他们以协助国能工程顺利进行。 依据《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人人有权享有主张和发表意见的自由” ,第二十条㈠ “人人有权享有和平集会和结社的自由。”,以及《马来西亚联邦宪法》第十条,第一款(甲)“每个公民皆有权自由发言与表达心声”。居民挺身而出阻扰工程是展示集体捍卫家园的心声,以及作为公民权利。 金山花园居民抗议国能的高压电缆计划已有时日,并且寻求一切管道要求相关单位进行对话,提供替代方案,国能却一意孤行继续工程。隆雪华青认为国能以及雪州政府必须正视居民的权益,居民为了守护家园,在所有合法合理的管道都已经尝试后还是无法得到合理的对待,最后只好用肉身阻挡电柱。 最后,隆雪华青呼吁警方应该回归到专业,把心思和执法资源专注在打击罪犯,另外,雪州政府以及国能企业必须正视金山花园居民的诉求,进行对话达成共识。

【联合文告】:放弃解散槟州议会,集合力量救国难

青年组织呼吁行动党与其盟友以人民的利益优先,将焦点集中在1MDB课题,放弃解散槟州议会与举行闪电州选之举。 对于行动党欲以槟州选举作为首长林冠英购屋案的信任公投,我们不表苟同,认为此举不仅只会劳民伤财,也将混淆民主体制下的三权分立。在西敏寺制度下,行政单位——政府往往只在重大议案(如财政预算案))无法获得多数议员支持而解散议会,借以选举重新寻求人民的信任与委托,绝非因个别领袖的私人原因而冒然解散,徒浪费公帑亦有滥用民主机制之嫌。 此外,林冠英购屋案现已进入司法审讯阶段,林首长理应据理力争,以证明其清白与公正。在民主体制下,司法需相对独立,不该受到媒体与民众的影响,方可体现公正与平等之原则。行动党欲以槟州选举判断林冠英购屋案的对与错,实已严重干预司法程序,不仅乃不良示范,也将破坏既有的民主体制。隆雪华青在此强调我们不认同行动党与希盟解散槟州议会并不代表认可国阵政府选择性的提控,而是基于民主原则与人民利益如是提出。 与此同时,我们也呼吁公民组织与政治领袖需将力量集中,以应对困扰我国许久的一马公司弊案。其涉及政府最高领导与人民的数十亿巨款,至今已然成为全球瞩目的跨国大案。我们深信只有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并将全城焦点锁定在此弊案之上,才能籍以实际的行动要求国阵政府停止一切政治操弄,立马给予人民明确的交代。 联署团体: 1.隆雪华青 2.马来西亚青年与学生民主运动(DEMA) 3.北马理华同学会 4.霹雳大专青年社 5.学乐书苑 6.柔南黄色行动小组(JYF) 7.新纪元学院前进阵线 8.森美兰潮州会馆青年团 9.向日葵选举教育运 10.雪隆福青 11.雪隆社区关怀协会 12.雪隆惠州青 13.万挠广东青 14.雪隆会甯青  

Documentary “Almost a Revolution”香港紀錄片《幾乎是,革命》放映會+與導演對談

Walaupun mengalami gas pemedih mata, mereka masih berani; walaupun tangkapan berlaku, mereka masih kembali, dan teruskan perjuangan…… Gerakan Payung adalah orang HongKong berjuang untuk hak mengundi bebas.Sejak Profesor Benny Tai pertama meluangkan idea keingkaran rakyat (Civil Disobedience ) pada tahun 2013, aktivis di Hong Kong telah melibatkan diri mereka dalam perjalanan panjang berjuang untuk hak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