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杨凯斌建议大马组绿党抗公害 苦行者批主流媒体冷处理新闻

大马反公害绿色运动近年出现崛起之势,为了凝聚与壮大这股势力,更进一步组织化成为了一种有必要的选择。 《当今大马》中文版主编杨凯斌倡议成立全国性组织或绿党来持续绿色斗争,为现有及接踵而来的环境公害计划做好准备。

杨凯斌在昨晚的“环境运动的最后一里路?” 讲座上提醒, 危害环境的计划在大马只会愈来愈普遍。

“为何欧洲与美国的国内生产总值低于1%,而日本与台湾偏低时,大马却享有5至7%?”

“这是因为我们全力发展能源与石油,像边加兰(石化工程)届时会出现在砂拉越与沙巴…这种对环境有危险的工作,只会在大马愈来愈普遍。”

企业出走中台晋东协

杨凯斌(右图)预测,在经济转型计划下,预料石油与能源工业占了总大型计划的三、四成,这都是对环保不利的计划。

他警惕说,中国与台湾不准公害工业在国内设厂,这些企业也辗转出走至东南亚,大马或会为了招商放宽对环境条件。

这项由隆雪华青主办的讲座,旨在反思绿色百里苦行落幕后接下来的斗争,其他主讲人绿色盛会委员会宣传主任李健聪、创意集会小组Kill The Bill组员兼绿色苦行者陈闻天,以及净选盟妈妈团成员吴启珍。

勿以为只有朝野政党

绿色盛会主席黄德月前宣布从关丹独自步行300公里至吉隆坡,惟苦行队伍在最后一天壮大至2万人是事前不曾预料的。

杨凯斌的演讲重点包括绿色支持者变成绿色运动的干部,同时大胆的建议大马创立绿党,勿单调的以为只有朝野阵营而已。

“大马能否也考虑成立绿党,台湾与韩国都拥有绿党,它在德国还是执政党。这是可以参考的事,不要以为只有朝野政党而已。”

根据《维基百科》,绿党是一个绿色政治为诉求的国际政党,其四个基本目标:草根民主、和平主义、社会公义,它反对破坏生态的经济发展策略。

大致不错强化细微处

杨凯斌表示,其实大马绿色组织大致做得不错,但可以强化细微之处,包括在文宣与培训。

他建议国内反公害组织筹组一个全国性绿色团体并扩大其决策圈,并与绿色和平组织等国际著名反公害组织互动,向讯息传至国际舞台。

杨凯斌认为,扩大组织的决策圈的优点,这可将组织内某一两个领袖成为对付焦点的风险分散掉,当年华教诉求运动便是因此而败北。

台韩搞社运如搞直销

杨凯斌接下来建议大马在社运中向台湾与韩国取经,阐明两国搞社运就像搞企业与直销般,深谙组织群众之道。

他指出,社运过程中谈论“有没意义、会否成功”等哲学问题,没有意义,社运能否延续下去在于本身的信心与价值观。

他指出,台湾社运份子脸上总是很自信,在斗争中用简单的语言传达讯息,但大马的反莱纳斯斗争有一种哀伤感觉。

他认为,大马的绿色斗士应该用很快乐且理直气壮的态度来推动社运。

 

唱大长今赢港民芳心

面对陈闻天在主讲时申诉本地主流媒体冷处理绿色苦行新闻,杨凯斌则以2004年时逾千韩国农民趁着在香港举世贸大会反世贸游行抗议,反建议社会人士设法扭转劣势,借用媒体力量达致扩大宣传效果。

杨凯斌表示,韩国示威者第一天在香港示威,有媒体不客气形容为丐帮大会,但示威者一招唱《大长今》与三步一跪叩,在一天半内就将香港人收服,扭转媒体文化霸权。

“历史上有90%的媒体都是为当政者讲话的,全世界有军权、政权的国家,其媒体都是跟当政者站在一起,这是霸权主义。”

他建议说,社运组织在其网络上载讯息与照片,并在网络形成回响,最后迫使媒体不得不报导这起新闻。

应设法成为主流声音

至于针对反稀土运动少了巫裔踪影,杨凯斌表示,这只是因为宣传不足所致,而非友族不关心,毕竟巫裔当年也发起烈火莫熄运动。

“我们要剔除障碍,在同一个主题下设法结合不同的力量与声音加入。我们要设法成为主流声音,并抢夺主流的声音。”

杨凯斌也建议,社运组织应该趁着支持者对绿色运动怀有好感,吸纳为干部,不断的训练他们以快乐且自信的态度传播讯息,且将讯息说的动听极了。

批黄德新闻遭冷处理

另一方面,陈闻天也在讲座会上播放苦行照片,反驳彭州大臣安南耶谷早前称苦行者以车代步的言论。

“彭州大臣讲苦行者只步行200公尺,接下来乘车至终点,我要驳斥大臣。”

他透露,苦行队伍起初每天只有50至80人参加,但进入文冬站后则暴增至300至400人。

这名尊孔独中老师也说,本身留意到有其他老师也来苦行。

“有人说,关丹人(在稀土议题上)反应冷漠,事实并非如此…我们第一天走了30公里,进入市区时很感动的发现民众热烈的迎接我们。”

陈闻天指出,媒体较后有访问黄德,但报章都以冷处理方式来报导此事,寰宇电视新闻节目《新闻报报看》也没有播放黄德受访录影。

讲没时间陪女儿哽咽

另一方面,吴启珍(下图)在讲座上谈及心酸处忍不住哽咽,特别是谈及净选盟妈妈因是全职妈妈被迫带孩子一同参与社运时,以及本身没有时间陪女儿时难受的哭了。

“这些小朋友跟着妈妈一步一脚印,小小年纪就摸索一条走向绿色未来的路,其实他们童年跟一般小孩不一样……他们已在保家卫国。”

吴启珍表示,有一晚她回家后看到女儿给她留了一个字条,询问她牙齿掉了应该怎么办,她对不能陪伴女儿而感到难过。

她说到此时,哽咽得哭了,台下公众拍掌为她打气。

妈妈倒了小朋友接班

她也说,这些净选盟娃娃跟着妈妈举办活动时,都是年纪较大的小朋友照顾稚龄娃娃,不吵不闹,还会上台表演与协助筹募捐款。

吴启珍解释说,净选盟妈妈在巴生谷一役共号召至5部巴士,带了小朋友一起去苦行,让小朋友在学校假期时了解苦行意义。

“这是小朋友的一小步,也是未来的一大步…我们要让孩子知道如果有一天我们倒下来了,如果公害课题还在的话,我们还有这一班人,他可以帮我们去做。”

报道转载自《当今大马》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16013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