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开拓跨族群视野告别选后忧郁,论者冀社运长期奋斗续推民主

505大选后,国阵续执政浇熄追求政改人士心中烈火。 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呼吁民众振作,勿陷入选后忧郁症, 同时警惕社会议题日益种族开拓跨族群视野,寻求出路。

资深时事评论员潘永强则认为, 大马短期内难单靠选举落实民主化, 政党轮替也需社会运动与街头运动来激化, 需要长时间才能落实民主。

陈亚才昨晚在“后505的发展动向”论坛上说, 选后有一个现象,便是当初积极投入社会运动活跃份子如同泄了气的皮球。

他表示,孕妇有产后忧郁症,这些人因结果不如人意而产生“选后忧郁症”,询民问主这一条路还可以怎样走?

紧盯选委会选区划分

陈亚才鼓励大众重新振作,并建议民众紧盯选区划分、选委会与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PC)这三大议题。

他表示,民众要盯得很紧,将选区划分出现的不公平事宜纠正过来,同时确保选委会具有公信力。

陈亚才说,在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的设立议题上,社会治安与民主化进程是紧扣的,若警方与反贪会没法提升,民主运动将会事倍功半。

针对社会上愈见尖锐的种族议题与风波,陈亚才也提醒大众,勿轻易将这些事件挂上族群歧视标签,以免将友族放到对立位置,间接促成族群关系紧张。

他表示,优秀生被拒国立大学门外与国小更衣室食堂事件等风波,被视为是政治报复与族群歧视,但事实上我们并不真正了解箇中原因。

族群对立令关系紧张

陈亚才说:“当我们这样讲时,表面上看来没有错,但我们将巫裔推到对立位置,间接促成了种族之间的紧张关系。”

陈亚才认为,若先以种族角度来看问题,就会令事件染上种族色彩,因此处理上应更谨慎。

“我本人倒是很乐观,我看好国家未来的政治发展、未来政治路向。还有,虽然表面上我们感觉到愈来愈种族化,但我看好我们未来的族群关系。”

昨晚的论坛由沙叻秀13社团及隆雪华青联办,在沙叻秀新村民众会堂举行。

论坛另一名主讲人是资深时事评论员潘永强,主持人则是隆雪华青论坛组组长江伟俊,这场活动也吸引约近百人出席。

促华社先踏出第一步 

陈亚才认为,即使政府没有采取行动,民间不妨主动出击,以颠复方式促进族群融合关系。

陈亚才建议,“我们可以鼓励每所独中,让出5至10个奖学金给(友族),鼓励他们就读,让他们可以替独中宣传。”

“一个马来人对马来社会讲一句话,也好过我们讲十话。”

也是尊孔独中校长的潘永强则说,尊孔独中为友族提供5个名额的助学金,校方也希望友族学生人数可以增至1%。

也应跨种族关注教育

针对被友族申诉遭歧视私人企业,陈亚才也促请私企裁培友族员工,让他们可以融入私企的职场文化。

陈亚才也趁机呼吁,在明天举行的华团大会上,勿仅是关注探讨华教议题而已,也应谈国家教育议题。

陈亚才说,“关心华教、为华教斗争是我们权利,但《教育大蓝图》不只是华教而已,勿百分百谈华教。我们谈论的比例要有所更动,70%至80%(内容)谈华教,20%至30%就谈跨族群教育课题与全国教育课题。”

“这个国家要进步,不只是友族要进步,我们自己的脑筋要改。山不走过来,我们自己走过去。政府不踏出第一步,华人是否可以踏出优先的第一步呢?”

香港也因大马受鼓舞

陈亚才认为,“人始终是有感染力的,可以将国家从歪歪斜斜的路拉直过来。”

他表示,“如果我们朝这个方向走的话,我认为我们的选后忧郁症很快会消除。”

陈亚才也分享本身与香港学者谈及马港两地的民运的小故事,表示这名香港学者就说,香港的民运也一度陷入低潮,后看到大马举办的净选盟大集会万人空巷情况,也受到激励。

不乐观短期将可变天 

相较于陈亚才的乐观,潘永强对大马能否在短期内能否透过政党轮替来促进民主进程,态度显得有所保留,并认定这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落实。

他的主讲重点在于,大马人追求的选举改革,其游戏规其实由国阵所订制,并令之长期得胜与执政,因此大马恐无法短期内单靠选举来落实民主化,政党轮也需靠社会运动与街头运动来激化。

潘永强分析短期或无法变天的原因,“下届大选时,民联已在槟城与雪兰莪执政10年了,它是否有包袱,会否产生一些弊端?伊党届时执政丹州也进入28年,前大臣聂阿兹的退休,会否带来改变?”

民联改革动力已降温

根据潘永强,除了行动党保持活动外,眼前民联的改革动力已有降温,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在选后2、3个月没有拟出新方向,彷佛陷入低潮、失落,也像是在疗伤。

至于国阵方面,潘永强认为,505大选胜选给国阵与巫统能够喘息与自我休复,接着各种不利于民间的措施与事件将陆续发生。

“这一战无法令政权改变,后果非常的严重…莱纳斯、118层独立遗产大厦、边佳兰石化工程、消费税、赵明福案件(无法平反)等各种政策将陆续有来。”

民行也是制度受惠者

潘永强质疑,现有的选举制度则由国阵所订下,它是这个游戏规则的即得利益者,因此国阵是否愿意改革?

“要落实选举改革的大前提是,朝野双方皆觉得非改不可,否则就不能顺利完成改革。”

潘永强也分析,“这个制度用了50、60年了,除了国阵,行动党也是得利者、是赢家。”

转载自《当今大马》中文版

http://www.malaysiakini.com/news/236902

0 replies

Leave a Reply

Want to join the discussion?
Feel free to contribu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